作文网
  •  坚定的信念不是从来就有的。法国革命家罗曼·.罗兰曾说过,“人生最可怕的敌人就是没有坚强的信念。信念总是徘徊于坚持与动摇之中,总是彷徨于前进与退缩之中。”正向罗曼·.罗兰说的没有坚强的信念就不会成功,
  • 2014-03-08 22:10:41 蓝色_150字
      我喜欢的颜色很多,有红、绿、黄、黑,但我最喜欢的是蓝色。   蓝色代表冷静。但我不是因为这个才喜欢它的。   蓝色象征着天空,白天,白白的云彩随风飘扬着,灿烂的阳光照到地上,非常的亮,
  • 2014-03-06 22:54:03 蓝色的爱_400字
     尹奕的双手在黑白的琴键上翻转、跳跃着,优雅的旋律从指尖倾泻出来。钢琴是她最爱的乐器。在这里,尹奕可以尽情地放松自己,发泄一切,她享受与此。没有人知道她的心思——前几天,她在邮箱里收到了一封粉红色的信
  • 2014-03-04 21:39:10 蓝色·转学生_1200字
     “喂喂,亲爱的!”兰言急冲冲的来到我面前。“淡定。”我正和沈懿了解班上每个人的个性,谁理这个死丫头。“淡定你妹纸!”薰璃也开始有暴力倾向了,唉!多清纯一妹纸啊,就这么被沈懿一群带坏了,班门不幸啊! 
  • 2014-03-02 23:52:55 蓝色·转学生_600字
     “喂喂,亲爱的!”兰言急冲冲的来到我面前。“淡定。”我正和沈懿了解班上每个人的个性,谁理这个死丫头。“淡定你妹纸!”薰璃也开始有暴力倾向了,唉!多清纯一妹纸啊,就这么被沈懿一群带坏了,班门不幸啊! 
  •  伴随着欢乐的假期,我读了一本非常棒的书,它就是情节跌宕的、被称为“女孩版”的《鲁滨逊漂流记》的——《蓝色的海豚岛》。  太平洋中有一个岛屿,形状像一条侧躺的海豚。岛的周围有海豚在游泳,有海獭在嬉戏,
  •  陆浅忆是个怪胎。同学们都这么叫她,钟灏悯问好兄弟林玄御为什么这么叫她,林玄御毫不客气大大咧咧的说:“那个家伙啊,脑子有病。”钟灏悯看着陆浅忆看书的背影,她端坐在座位上,她穿着素白色的长裙,裙摆还有蓝
  •  那天傍晚,同学们都背着书包匆匆的跑回家,而钟灏悯和林玄御还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打篮球,一直很崇拜钟灏悯的米菲儿在一旁给钟灏悯鼓劲加油,还一个劲地递来不同牌子的果汁饮料,林玄御忽然把球一摔,轻蔑的看了那两
  •  第一章——“新人”初涉新加坡  光阴荏苒,他不知不觉、无声无息地随波,漂流了两天两夜,侥幸被冲到了一块新陆地之上——新加坡。也许这是亡奴的他可以接受的一份天堂的地域。  过去了一个短暂的黑夜。  他
  •  蓝色的海面上,不时传来刺耳的汽笛声,划破蓝色的天空,缭绕着黑烟;黑烟和着厚厚的雾霾。  “圣保罗”号货轮里,挤着大英帝国从各洲剽掠而来的黄金、茶叶,尤其是奴隶;他们无论是非洲的黑奴,还是印度、支那的
  • 2014-02-13 20:46:17 蓝色匕首(1)_500字
       夸张的开场白(中)  接上一篇:这个身份尚未公开,我一直用的是世界第二实力宗门慕北氏的姓氏——慕北。当然,我有资格用这个姓氏,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。我凌宗与他慕北氏一直以来都有着联姻的习俗,我们这
  •      花开,花落。不寻常的景物在不寻常的世界   岁月的年华   能否吞噬着爱的记忆   淡淡的容颜   浅浅的唇彩   漫天飞舞   把满天蓝色蒲公英送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微风拂过,掠去少女嘴角流露的不安,换做清纯的微笑,甜美而楚楚动人。身上的衣服简朴而不失优雅,嗯,是一个标准的美少女。  在陵辛学院,月天稚没有任何一个朋友。月天稚早已习惯,
  • 2013-11-26 23:05:38 蓝色·惬意(3)_1200字
   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我看着黑板,薰璃显得兴致勃勃,我倒是没有一点兴奋,选没选上都无所谓。黑板上的正字一个代表五票。老师开始唱票了“好,叶敏的总票是9票,薰璃的总票是15票,惜戎的总票是4票,韵
  • 2013-11-26 17:36:19 我的蓝色之梦_700字
   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梦想一个特别美好的词汇。当我们热爱一件事情时,甚至把它当成自己一辈子的梦想,并为这个梦想去拼命努力时,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。每个人都有梦想,梦想就像宇宙中的星辰,看似遥不可及
  • 2013-11-16 21:44:20 梦幻蓝色.飞 引子_150字
   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 “你有没有真正爱过我”慕飞说。   “没有”蓝雪说。   “我只是你报复人的一个工具,哈哈。我会让你后悔的。”慕飞说   “随你吧。”蓝雪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蓝色勿忘我花语:永恒不变的爱,深情  勿忘我的花语——代表了永恒的记忆  勿忘我——真正的爱情  相关传说:  是一种生长在水边的蓝色小花“勿忘我”。在德国、意大利、英国各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  “你见到他了吗?”霖渝说。  “嗯。”月天稚点点头,眼眸里流露出一种忧伤,“他已经完全忘记我了,不过,没关系,我不期望他能记住我。我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。”  霖渝无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  唯一的心愿,就是做你的新娘。  可惜,察觉到你离我好远,宛如天边的那束晨光,过不久将烟消云散。  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助,第一次感觉到你的存在那么重要!而现在,呆呆的望着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  轻盈的脚步声在学院走廊里缓缓响起,眼前的少女披散着琉璃色的长发,垂直的散在胸前。直直的齐刘海遮掩起一个蔚蓝色的形近蝴蝶的胎记。  “天稚。”闻声走来了一个金黄色发的少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