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网
  •  他,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。他待如我亲人,如父亲。我敬佩他,仰慕他。可是……rn  她,是我最要好的朋友。我们从小到大我话不谈,她同我一样敬佩他。可是……rn  她跟我说:“他没有你想得那么好,我听说他
  •  我叫安黎,在死过之后,遇见了奇怪老头,之后……rn  我在迷糊中醒来,发现身旁有好多人围着我,有一个穿戴特别像贵族的人说:“醒了醒了你终于醒了!”回忆起来,我现在是公主啊,为了极力掩饰:“啊!是啊,
  •  祝福。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,也是很特别的语言。一句轻轻的祝福或许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。rn  那是一量很普通的公交车,但却给了她不普通的经历。马上要中考了,任何考生的心情都不会轻松,纵使是初升高。她做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  “一送哩咯红军,介支个下了山……”。悠扬的歌声随风飘荡。  那优美的歌声总勾起人们对往事的回忆。那年我十岁,曾外婆向我讲述了曾外公那段不平凡的经历:那是一九三四年,由于